图片 1

光明日报记者 章文
“前进!前进!”初秋时分,天山脚下,新疆军区某红军团正在进行一场激烈的红蓝对抗演练。此次演练是模拟1949年兰州战役中的一次夺点进攻战斗,扮演“红军”的正是当年参加战斗的“猛虎三连”。
“这个威风凛凛的称号正是源于兰州战役。”连长张皓告诉记者,三连这支由刘志丹、谢子长、习仲勋等革命先辈领导创建于1934年的红军连队,自诞生之日起,先后参加陕甘宁边区保卫战、扶眉战役等大小战役战斗2000余次。在1949年兰州战役的主战场沈家岭,三连担负主攻任务,与敌军激战14个小时,冲开了“兰州锁钥”,赢得“攻如猛虎英雄连队”荣誉称号。70年过去了,一代代三连人扛着这面荣誉的旗帜,从陕北转战甘南、西藏,于1979年起扎根新疆,淬炼出“攻如猛虎、战无不胜”的连魂,28年被评为“基层建设先进单位”,荣立集体一等功1次、集体二等功4次、集体三等功15次。
“决不能让连旗倒在我手上”
在三连荣誉室,一份考核答卷映入眼帘,这是列兵仪秋金地图使用课目的满分答卷。这份满分答卷来之不易。新大纲施训第一年,地图使用课目首次被列为士兵训练内容,难度不言而喻。一开始,仪秋金始终不得其法,在首次摸底考核中,他只得了37分。
仪秋金还记得,那天,他在荣誉室待了很久,看着一座座奖杯、一面面奖牌,耳畔仿佛响起先辈们在战场上吹响的冲锋号角。“进了三连门,就不能丢三连人。”仪秋金暗下决心。白天,他把基础知识小册子揣在兜里,一有时间就拿出来背;晚上,他挑灯对薄弱点进行反复练习。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上半年的定级考核中,仪秋金交出了全团唯一一份满分答卷。经连队党支部研究决定,这份答卷被摆进了连队荣誉室。
在三连,官兵个个都将传承连队荣誉视作最高的追求。
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抓训练
“猛虎连队猛虎兵,铁血铁拳战必赢!”“猛虎三连”官兵个个精神饱满,一身骁勇之气。这种“虎气”从何而来?
“猛虎三连的血性虎气,源自逢敌敢亮剑,逢难必攻坚。”上士陈德峰告诉记者,多年来,三连始终坚持“基于大纲、高于大纲、严于大纲”标准,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抓训练。
翻看三连的射击训练计划表,越障射击、越野射击、多姿势应用射击等高难课目占到了80%,远远高于大纲训练要求。张皓介绍,近年来,三连坚持用“课堂+实践”双轨驱动模式培育官兵血性特质,每周开展刺杀、对刺等特色课目训练;充分利用野外驻训、对抗演习等急难险重任务,让全连官兵在危局、险局、困局中反复锤炼虎胆之气。在2018年的新疆军区半年军事训练考核中,全连基础体能人人优秀,应用射击合格率100%。
“师徒”接力精武
三连有多对“师徒”,学习比拼的气氛十分浓烈。提起自己的“师傅”或“徒弟”,官兵总是一脸自豪和骄傲。
战士孟龙的“师傅”,是有着“模范连长”荣誉称号的原三连连长李中林。在李中林的指导帮带下,孟龙夺得全军万米长跑冠军,荣立一等功。
一营教导员窦凯告诉记者,“师徒”接力精武是三连的宝贵传统。
薪火相传,孟龙带出了原兰州军区400米障碍冠军孙宏江,孙宏江带出了全军“军事三项”比武团体第二的尖兵史天虎,史天虎带出了新疆军区侦察兵比武金牌选手郑明广,郑明广带出了国际安全环境比武竞赛最佳射手薛凡宇……十余代师徒接力奋斗的励志故事在全军口口相传。
《光明日报》 [ 责编:李伯玺 ]

图片 1教练连官兵参加军区侦察兵比武。俞寻营摄

  初夏时节,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一场加强步兵连比武竞赛考核正在进行。

引子:这是一个连队创造的佳绩——

  新疆军区某红军师所属某团四连下士李秉玉,在通过障碍时不慎跌入深坑,右臂失去知觉。他没有退出考核,而是强忍着剧痛,利用左臂爬上深坑,坚持完成了所有课目。事后经医生检查发现,他的右臂已经脱臼。

组建5年来,历任7名主官12人次因训练成绩突出获三等功以上奖励,20余名干部个个是训练尖子;21次参加全军、军区各类比武竞赛,128人次进入前三名;完成30多项课目示范任务,创新的12项战法训法被推广到军区部队或全军……

  “红军基因渗入了官兵血脉,让大家在战场上,有了敢于豁出去的动力源。”考核结束,赶往医院看望李秉玉的师政委张泽民说。去年以来,红军师官兵牢记习主席殷切嘱托,大力传承红色基因,持续激发官兵的血性虎气,为培育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的新一代革命军人注入源源不断的动力。

这个连队就是被誉为“金牌连队”的济南军区某综合训练基地教练连。

  日常训练,从难从严不言苦累

“这是一个能打胜仗的连队!”面对各方对他们的赞扬,连队官兵的话语中透着冷静与清醒:“能不能打胜仗,没到战场上还不好说,但我们必须具备制胜基因!”

  “排长,我没有给红军师丢人吧?”这是侦察营战士刘照松从晕厥中醒来后说的第一句话。

要带出能打胜仗的连队,干部先要过得硬

  今年3月底,刚刚参加完大强度训练归来的他,又被随机抽点参加侦察兵100公里综合作业训练。疲惫的刘照松咬紧牙关顺利完成30多个课目后,体力严重透支。

今年9月下旬,济南军区特战、侦察专业比武颁奖仪式上,一对连主官格外引人注目。教练连连长王豪、指导员张洪吉分别率队获得夜间侦察课目、侦察破袭课目团体冠军。

  眼看就剩最后的8公里武装奔袭,平日号称“飞毛腿”的刘照松那天却怎么也跑不起来。烈日下,他咬牙坚持着,按时到达终点线那一刻,他一头倒在地上。当医护人员帮他脱下陆战靴时,人们都震惊了,刘照松的双脚已经血肉模糊,连袜子都脱不下来。

走下领奖台,战士们将他们高高抛起。上等兵胡朝栋感慨地说:“跟着这样的干部上战场,有底气。”

  “尽管刘照松在红军师当兵还不到两年,但他已经有了红军传人不言苦累的韧劲和毅力。”师长常万琦介绍,师里经常组织官兵感悟红军师战争时期保卫延安“三战三捷”、解放兰州“直取锁钥”、边境作战“迂回奇功”等2600余次战役战斗,以及和平时期圆满完成抢险救灾、光缆施工等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辉煌师史,坚持把培育战斗作风、锤炼战斗本领、磨砺战斗意志融入到岗位、渗透到工作中,培养了一大批像刘照松这样“有苦不言苦”的血性战士。

的确,在这次比武中,无论是攀岩、越野还是狙击,两名连主官处处身先士卒。在一次夜间丛林行军中,行动小组找不到前方道路。此时,官兵们已连续急行军6个小时,又饿又累。连长王豪命令大家原地休息,自己却向前摸索找好渗透路线,带领队员走出山谷。

  在该师,官兵们经常组织挑战生理极限和大强度跨昼夜连贯训练。6月初,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的某训练基地气温升至40摄氏度,地表温度超过55摄氏度。烈日当空,骄阳似火,在军人意志障碍训练场上,侦察兵们全副武装过摇摆木、跳深坑、钻地洞和攀网墙,他们要在6分钟内完成200米距离上的17个高难度障碍。战士们在完成一整趟训练后,并没有停下来休息,而是咬着牙、迈着沉重的步伐继续跑向起点,进行下一趟的循环训练。

“有困难干部先上、有危险主官先来,是我们教练连的传统。”指导员张洪吉告诉记者,这些年来,教练连的干部坚持带头打第一枪、投第一弹,与战士同训同比同考,同榜公布成绩,练就了过硬的素质。

  对常人来讲,要在6分钟内顺利完成这样高难度、高危险度的训练并非易事,侦察兵们却要全副武装连续训练两个小时以上。

连队历任主官和干部取得的荣誉很能说明问题——

  “坚持这么高强度的训练,除了练就过硬的体能和技能,最重要的是有效磨砺了军人顽强的战斗意志。”师侦察营战士蔡欢说,“有了血性豪气,关键时刻就不会手颤腿软。”

2010年,老连长陈宁带领13名队员参加军区侦察兵比武,夺得夜间步枪射击第一名,荣立二等功。

  在一次次近似实战环境的磨砺下,近年来该师先后涌现出全军男子400米障碍冠军李晓辉、全军女子400米障碍冠军拜合提·妮萨、全军爱军精武标兵李炳宇等先进典型。

上一任连长于永晓因训练成绩突出被表彰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3次荣立二等功、2次荣立三等功。

  比武现场,遭遇强手也敢于亮剑

现任指导员张洪吉被总部表彰为“优秀狙击手”,被军区表彰为“侦察标兵”。

  “红军师的兵没有一个孬种,虽然装备落后点,但是我们也敢拼一把!”去年8月,在新疆军区组织的侦察兵比武对抗竞赛中,侦察营仪器侦察连得知对手是来自信息化装备程度较高的兄弟部队时,并没有放弃最终的决战权。

排长王庆晓在全军狙击手比武中勇夺第一,荣立一等功。

  “战斗”打响不久,对手就利用信息化装备的优势,“吃掉了”仪侦连一个班。许多现场观战的领导也建议他们放弃竞赛,挽回一点“面子”,可连队官兵不同意:“就算战到最后一个,也绝不后退半步。”

除却胜利一无所求,为了胜利一无所惜

  在那场鏖战中,仪侦连连长陈小泉带领官兵顽强阻击,硬是将对手判断的“两小时结束战斗”,生生延长了1个半小时。虽然最后仪侦连官兵被判全部“阵亡”,但是对手所剩兵力也不足三分之一。这样的结果在大伙眼里,仪侦连虽败犹荣。

面对教练连取得的一连串成绩,许多人感到不解:教练连每年担负繁重的教学示范、勤务保障任务,训练时间少,又不是全训连队,如何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

  “培育新一代红军传人,必须把敢于亮剑的血性虎气注入官兵骨髓。”师政治部主任张连国告诉笔者,每逢开训动员、演习出征和比武竞赛等重大活动,师里都会组织官兵重温红军师战斗历程,用红军师征战途中以少胜多、以弱抗强的战斗故事,激励官兵的血性豪情。

连队官兵心里清楚,他们为此付出了多少艰辛。连队成立之初,由于大部分官兵是从通信员、驾驶员、炊事员等公勤保障人员中抽调而来,军事素质基础较弱。刚开始,示范班进行体能摸底考核,全连12项基础课目整体成绩不合格。为此,有人开玩笑说:教练连是示范如何不合格的吧!

  “1939年1月1日,日军集结重兵,附重炮30余门、飞机10余架,向我马头关、凉水岩、泥金难三渡口实施疯狂的攻击。师前身一部在敌众我寡和部分指战员中毒晕倒、多处工事被炸毁的情况下,顽强坚守阵地5昼夜,成功阻敌西渡。”透过历史的战火硝烟,红军师引导官兵从经典战例中传承优良传统。

面对这一窘境,连队官兵牢牢记住这样一句话:除却胜利一无所求,为了胜利一无所惜。

  对抗训练中,他们在全方位构设战场环境练兵的同时,想尽一切办法把困难设足、把对手设强、把情况设真,从而使官兵在近似实战的环境中锤炼无畏胆魄;他们还编写《红军师战斗故事集》《红军师战争年代回忆录》,深入开展“战史、战功、战例、战将”学习活动,组织“红军式指挥员”“红军式战斗员”“红军式技术能手”评选,进而不断培育官兵一往无前的豪气、舍我其谁的霸气、逢敌亮剑的胆气。

为了强化体能基础,连队每天都要组织扛圆木、器械、单兵战术等课目训练,每周一次的20公里越野跑雷打不动,每月一次考核、每季度一次比武风雨无阻。一年后,全连体能训练课目成绩全部达到优秀。

  今年春节刚过,师里挑选通信训练尖子备战新疆军区岗位练兵比武竞赛。选拔赛中,某团下士王国权在第一轮放线过程中,不慎从独木桥上摔倒,右腿被硬物划开一道大口子,血流不止,他将右腿简单包扎后继续参加比赛。在接下来的爬杆、翻墙过程中,伤口疼得他几次差点摔倒。军医和考核组劝他放弃比赛,但他坚持不肯,说:“身为红军师传人,就是倒也要倒在终点上。”

“合格不算过硬,过硬才算合格”,这是教练连给自己定的标准。按要求,某高难度射击课目3分钟内命中3发即为合格,可连队偏偏要求2分钟内完成才算合格。为了练就一击制胜的本领,他们采取枪管上摞弹壳的方法进行据枪训练,运用数小米、捡豆子、夹玻璃球等方法练心理,通过打圆盘、瓶盖、螺帽等目标练精度。

  尽管考核成绩并不理想,但王国权表现出的昂扬战斗精神令人印象深刻。担任主考的师长常万琦感慨地说:“面对强敌,临危不惧,豁得出去,不愧为铁骨铮铮的红军师传人!”

一次,军区考核组从连队花名册中随机抽点8名官兵,每人5发子弹,进行100米精度射击。在凛冽的寒风中,官兵沉着应战,交出了3人满环、人人优秀的出色答卷。

  重大任务,生死面前从不退缩

几年来,上级4次对该连进行突击抽考,连队总评成绩次次为优秀,30多个基础课目个个优秀。

  去年除夕夜,室外温度降至零下40摄氏度,红军师官兵正在收看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所属某团作战值班室接到紧急求援电话:驻地一水库发现管涌,多处堤坝出现险情,请求迅速抢险救灾!

要想战场上高人一筹,思想上就得先人一步

  得知灾情,该团迅速启动抗洪抢险应急预案,紧急派出300多名官兵赶到事发水库。

“你们一个班,打出了一个连的战斗力!”这是一位军区首长观摩完教练连课目演示后给予的评价。

  寒风中,参加抢险救灾的官兵一边凿冰打桩一边装土补堤。从团领导到普通一兵,个个脸冻得通红,但大家不畏严寒,经过25个小时的奋战,官兵共装运沙袋6.5万多个,成功封堵了管涌。

那天,随着3发红色信号弹升空,教练连6名战士在班长李智勇的带领下刚突破“敌”前沿,就遭到“敌”纵深内支撑点火力拦截。李智勇立即用信息化装备对目标精确定位,并实时向火力协调中心发出准确信息,引导上级航空兵火力对“敌”实施点穴式打击。

  血性是制胜的尖刀。为砥砺官兵的血性虎气,师里将战争年代的战斗英雄和新时期比武夺冠的精武标兵编入师《英雄谱》,下发连队供官兵学习;每当执行光缆施工、参加抢险救灾等急难险重任务时,他们都成立突击队,让官兵在生死考验中练胆砺志,激发大家困难面前敢上、生死面前敢冲的血性勇气。

演练结束,观摩人员盘点发现,这个班把我军步兵班装备的最新武器弹药悉数搬到演训场,探索出了一系列攻防新战法。后来,该课目被拍成教学片,荣获全军优秀电视教材一等奖。

  “1949年8月25日,兰州战役全线总攻,红军师7000多名勇士与敌人在沈家岭进行了一场殊死鏖战,打开了通往兰州城的门户,所属某团政委李锡贵等539名官兵献出了宝贵生命。”笔者翻看该师编写的《红军师战争年代回忆录》和《英模谱》,一个个精彩的战斗故事让人热血沸腾。

“要想战场上高人一筹,思想上就得先人一步。”近年来,教练连始终瞄准前沿,力求以思想创新、战法创新带动战斗力的跃升。

  该师所属某团“猛虎三连”连长孙宏江是由战士提干的,入伍后,身为军事发烧友的他发现部队现有装备与想象中的大不一样,失落感很强。一次,团里组织战斗英模事迹教育报告会,他听了全军万米长跑冠军、“卡列夫勇士奖”获得者孟龙,给大家讲述的红军师《英模谱》后,像变了个人似的。

教练连是军区最早探索步兵特战化训练的基层连队之一。连队成立之初,官兵们就意识到,联合作战背景下,传统步兵作用有限,特种作战地位越发重要,要做不落伍的示范兵,必须换羽才能远飞。

  随后的日子里,身体瘦弱的孙宏江自我加压,多练苦练。经过两年多努力,他各项训练走在全团前列,多次在兰州军区比武竞赛中摘金夺银,荣立二等功两次、三等功3次,并被保送提干。

连队围绕“信息化战场传统步兵短板在哪儿”“步兵特战化路子应该怎么走”等问题展开讨论,引领官兵转变观念。他们积极向兄弟单位和有关专家请教,研究探索特战技能。

  如今,已当上连长的孙宏江依然保持着那股不言苦累的精气神,还带出了一大批像他那样的“小老虎”。一班班长刘奇就是其中之一。在一次实弹战术演练中,他因不慎被炮闩挤断了右手无名指和小拇指,鲜血直流。当时,他顾不上包扎伤口,咬牙将最后一夹炮弹推入炮膛,直到演习结束才接受治疗。虽然失去了两根指头,但他断指不断志,刻苦训练,至今仍保持着团400米障碍和五炮手的比武考核纪录。

经过几年摔打磨练,教练连逐渐在步兵特战化的路上趟出了名堂。去年5月,全军狙击手集训比武落下帷幕,教练连再一次引人注目:5名来自教练连的选手在比武中取得优异成绩,全部被评为“优秀狙击手”。

  提起这事,刘奇满脸自豪:“身体里有了红色基因的种子,遇到啥困难都不算个事儿。”

为破解夜战夜训难题,连队官兵大胆尝试,潜心钻研,总结出一套快速锁定目标的训练口诀,全连夜间射击精度大幅提高。

5年来,教练连完成30多项课目示范任务,创新的12项战法训法被推广到军区部队或全军。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