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今天,第七届军运会水上救生项目在武汉五环体育中心游泳馆展开争夺,在首个比赛日,共产生了六枚金牌,中国队选手一举夺得其中的五枚,其中,女子50米假人救生的金牌得主是吴慧敏,男、女200米超级救生的金牌被我国的牛钰捷和戴晓蝶夺得,此外,中国男女队还分别获得4X50米障碍游泳接力赛的冠军,唯一旁落的是男子50米男子假人救生,冠军得主是波兰选手。
水上救生,这一军运会特有项目也被称为带器械的游泳比赛。武汉军运会水上救生项目副总裁判长申勇介绍,这一项目与游泳相比,更耗费体力,但也更具观赏性,对救生假人等比赛器械的布置要求也更高。
提起水上救生,您会联想到什么?悬停空中降下绳梯的直升机?闪烁警灯劈波斩浪的快艇?还是身穿救生背心,正在岸边做着心肺复苏的专业救援人员?
其实,这些都与世界军人运动会上的水上救生项目相去甚远。
乍一看,水上救生似乎与普通的游泳比赛看不出区别:在50米泳池中进行;泳池用泳绳分隔成1到8条泳道;比赛的起点有裁判,泳池的另一端也有裁判;运动员的装扮完全相同,都是泳镜、泳帽和泳衣。
但如果多看一会儿,就会发现不同。水上救生运动员在完成比赛的过程中,需要用到一些特殊的装备。以200米超级救生为例,运动员入水经过一次转身完成75米游泳后,要下沉到池底去捞起一个假人,然后一手拖带假人,一手划水再完成25米的游泳,在起点抛下刚才捞起的那个假人,然后从出发台旁边拿起脚蹼和一个长条形浮漂,将浮漂一端的绳圈斜跨在身上,再在水中穿上脚蹼,拖带浮漂完成50米游泳后,在泳池的另一端一面把扶在水中的另一个假人,一面在水中将长条形浮漂弯成环状套在假人双臂腋下,再拖带假人完成最后50米的游泳,以用时少者为胜。
申勇告诉记者,救生假人是水上救生项目使用的重要器械,会根据不同比赛项目要求,置于池底或池边。“一个装满水的假人,大约有七八十斤重,而且注水时要保证假人体内完全没有空气,否则被放置在池底的假人就有可能漂浮起来。”此外,运动员所使用的脚蹼也有规定,长度不能超过65厘米,宽不能超过30厘米,因为脚蹼越大,游泳的助力也越大。
运动员要在泳池中完成这一切,缺不了相关的辅助人员。除了游泳比赛中也需要的出发和转身裁判员外,泳池25米处要安排布设假人的潜水员,泳池起点一侧要安排打捞假人的工作人员,每位进场比赛的队员还要搭配一名同队的“助手”,以便在泳池的另一侧协助把扶假人。
“我们在比赛中的工作是把每一个假人摆放到指定位置。”比赛间歇穿戴潜水服和氧气瓶等全套深潜装备的龚剑说,他在比赛中的岗位是器材助理,“在泳池25米的位置有一个标准线,我们以标准线作为参照,将假人身上的白线与标准线齐平。假人要摆在每一条泳道下面蓝色线的正中央,脸部朝上,头朝向颁奖台。”
“这项比赛的设置还是为了尽可能贴近现实中的救援。”场馆综合事务主管刘峰说,“有沉在水底的,也有被困在水域当中的,模拟的情况不一样。”那么这些假人的重量有多重呢?据了解,假人都是空心的,沉在水底的装满水,而在泳池一端由助手把扶的装了一半的水。“沉在水底假人的重量,对于运动员的影响其实主要拖带上浮的那一下。然后运动员在拖动它的时候,更多的是阻力。”龚剑说,“运动员们的动作和实际救生是一样的,都是要让假人的面部保持朝上。”
从2014年开始接触深潜的龚剑,工作时要迅速下潜,在两组比赛间迅速布好假人,和他一起工作的还有另外5位同事。“很高兴能够参加这次军运会,以一名潜水员的身份为军运会做出自己的贡献。”他说。
在泳池边,记者还看到,有水质检测员拿着手持快速检测仪,对泳池水质进行快速检测。水上救生竞赛委员会器材主管陈智介绍,这种手持快速检测仪,经过取样、药品溶解等步骤后,可以对水体的PH值、尿素、臭氧等进行快速检测,大约一分钟即可出结果。
“我们不仅有人工取样,进行水质检测,泳池本身也有一套水循环处理系统,就在泳池底下。”记者了解到,这个系统位于泳池底下4米,从泳池溢出的水进入这里后,经过数道水质处理程序后,将重新被输送回水池,形成循环,这套水循环处理系统,主要是利用臭氧杀菌,在经过毛发过滤、石英砂过滤、臭氧反应、吸附等步骤后,被处理后的达标水将重新回到泳池,循环过程中,还能实现水质的在线自动检测。
作为世界军人运动会极具军事特色的项目,各国军人都把救生游泳作为一个重要的训练科目。2000年中国八一队正式成立水上救生队,除了参加全国救生比赛外,同时代表中国参加世界水上救生赛,目前这支队伍也是我国唯一一支专业水上救生比赛参赛队。
(光明日报武汉10月20日电 光明日报记者 王东) 《光明日报》 [
责编:李伯玺 ]

图片 1

在一般的游泳比赛中,你很难看到这样的场景:在水底救下七八十斤重的假人、单臂划水,或者是穿着脚蹼,拖拽浮漂,再把浮漂围在假人双臂腋下……

而这些,都是军运会水上救生项目的比赛动作。

军运会水上救生第一个比赛日,中国队5次破纪录夺冠,成为当日比赛的最大赢家。

从2000年成立解放军水上救生队,到去年改为八一水上救生队,这是他们第一次参加军运会的比赛,但中国在水上救生项目已经取得了国内外共计300余枚金牌,他们的希望就是能唤起大家对救生的重视,为大众游泳、或者更多的人带来帮助。

图为男子4X50米障碍游泳接力,中国队选手苏蔚俊、张家、凌华男、侯钰杰夺冠后在颁奖仪式上。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破纪录夺冠,扬国旗振军威

女子50米假人救生金牌、女子200米超级救生金牌、男子200米超级救生金牌……水上救生第一个比赛日,中国八一水上救生队获得了当晚产生的6枚金牌中的5枚,而且个个都是破纪录夺冠。

这样的成绩,赛后每位冠军说的最多的话都是“没想到”、“出乎意料”。

男子200米超级救生冠军牛钰捷坦言,“200米超级这个项目强手如云,我只是发挥出了平时训练的正常水平,没想到能够拿到金牌。”

在牛钰捷看来,能够在200米超级项目中夺冠,或许还与50米假人救生失利有关。

图为中国队选手牛钰捷在比赛中。新华社记者 金良快 摄

“第一项比赛可能心里有些压力造成紧张,最后输了心情很低落,下来之后就让自己别想那么多了,只想后面比赛的细节。最后在比赛剩10米到15米时,我的大腿都僵了,但还是顶了下来。”

中国八一水上救生队教练杨警非介绍,为了备战本次军运会,“每天的训练量在8000米以上,还要配合力量训练。军运会前,适当降低了训练的强度,主要以调整为主,确保队员们有比较好的状态。”

“精彩绝伦,激动人心”,杨警非也用以上八个字形容队员们的发挥,“他们今天充分展现了当代军人运动员的风采,希望她们不畏强手,继续拼搏,扬国威、振军威!

关注救生,为大众带来帮助

救生,包括泳池救生和海浪救生,从来离人们的真实生活并不算远。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最近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每年溺水死亡的人数高达36万人。

那么,对于水上救生这个项目而言,只有比赛条件越贴近于实战,真实的救生活动才有可能为更多的人提供帮助。

军运会水上救生项目副总裁判长申勇介绍,比赛所用的假人“大约有七八十斤重,而且注水时要保证假人体内完全没有空气,否则被放置在池底的假人就有可能漂浮起来。”

并且,假人有困在水底的,同时也有被困在水域当中的,赛事场馆综合事务主管刘峰表示,“模拟的情况不一样,还是为了尽可能贴近现实中的救援。

图为中国队选手吴慧敏在颁奖仪式上。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不仅是在军事比赛当中,在平时军队的日常训练中,水上救援已经越来越被重视和普及。

杨警非表示,“水上救生这个项目在军队,尤其是在官兵海训科目中是很普及的,特别是我作为水上救生队教练员,之前也多次参加为陆军、海军、空降兵等进行的一些海浪训练培训、服务和保障工作。”

而打破赛会纪录、获得女子200米超级救生比赛冠军的戴晓蝶则呼吁,“救生这个项目在国内的普及度不够,在大众健身、大众游泳领域还没有特别引起大家的重视,希望水上救生能给大众游泳、或者更多的人群带来帮助。”在一般的游泳比赛中,你很难看到这样的场景:在水底救下七八十斤重的假人、单臂划水,或者是穿着脚蹼,拖拽浮漂,再把浮漂围在假人双臂腋下……

而这些,都是军运会水上救生项目的比赛动作。

军运会水上救生第一个比赛日,中国队5次破纪录夺冠,成为当日比赛的最大赢家。

从2000年成立解放军水上救生队,到去年改为八一水上救生队,这是他们第一次参加军运会的比赛,但中国在水上救生项目已经取得了国内外共计300余枚金牌,他们的希望就是能唤起大家对救生的重视,为大众游泳、或者更多的人带来帮助。

图为男子4X50米障碍游泳接力,中国队选手苏蔚俊、张家、凌华男、侯钰杰夺冠后在颁奖仪式上。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破纪录夺冠,扬国旗振军威

女子50米假人救生金牌、女子200米超级救生金牌、男子200米超级救生金牌……水上救生第一个比赛日,中国八一水上救生队获得了当晚产生的6枚金牌中的5枚,而且个个都是破纪录夺冠。

这样的成绩,赛后每位冠军说的最多的话都是“没想到”、“出乎意料”。

男子200米超级救生冠军牛钰捷坦言,“200米超级这个项目强手如云,我只是发挥出了平时训练的正常水平,没想到能够拿到金牌。”

在牛钰捷看来,能够在200米超级项目中夺冠,或许还与50米假人救生失利有关。

图为中国队选手牛钰捷在比赛中。新华社记者 金良快 摄

“第一项比赛可能心里有些压力造成紧张,最后输了心情很低落,下来之后就让自己别想那么多了,只想后面比赛的细节。最后在比赛剩10米到15米时,我的大腿都僵了,但还是顶了下来。”

中国八一水上救生队教练杨警非介绍,为了备战本次军运会,“每天的训练量在8000米以上,还要配合力量训练。军运会前,适当降低了训练的强度,主要以调整为主,确保队员们有比较好的状态。”

“精彩绝伦,激动人心”,杨警非也用以上八个字形容队员们的发挥,“他们今天充分展现了当代军人运动员的风采,希望她们不畏强手,继续拼搏,扬国威、振军威!

关注救生,为大众带来帮助

救生,包括泳池救生和海浪救生,从来离人们的真实生活并不算远。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最近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每年溺水死亡的人数高达36万人。

那么,对于水上救生这个项目而言,只有比赛条件越贴近于实战,真实的救生活动才有可能为更多的人提供帮助。

军运会水上救生项目副总裁判长申勇介绍,比赛所用的假人“大约有七八十斤重,而且注水时要保证假人体内完全没有空气,否则被放置在池底的假人就有可能漂浮起来。”

并且,假人有困在水底的,同时也有被困在水域当中的,赛事场馆综合事务主管刘峰表示,“模拟的情况不一样,还是为了尽可能贴近现实中的救援。

图为中国队选手吴慧敏在颁奖仪式上。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不仅是在军事比赛当中,在平时军队的日常训练中,水上救援已经越来越被重视和普及。

杨警非表示,“水上救生这个项目在军队,尤其是在官兵海训科目中是很普及的,特别是我作为水上救生队教练员,之前也多次参加为陆军、海军、空降兵等进行的一些海浪训练培训、服务和保障工作。”

而打破赛会纪录、获得女子200米超级救生比赛冠军的戴晓蝶则呼吁,“救生这个项目在国内的普及度不够,在大众健身、大众游泳领域还没有特别引起大家的重视,希望水上救生能给大众游泳、或者更多的人群带来帮助。”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