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学者网站5月1日发表题为《美日在南海联合巡逻?》的文章,作者为该网副主编普拉尚特·帕拉梅斯瓦兰,全文编译如下:

日媒:日本自卫队考虑监视南海 或要求菲提供基地

本周,日本海上自卫队和菲律宾海军在南海举行联合军演,尽管规模不大,名义上定位为“救灾训练”,但显然是日本插手南海事务的重要动向。军演中,日方一架P-3C反潜巡逻机接连两天抵近我南沙礼乐滩附近飞行。

  过去几周的媒体报道说,日本和美国正考虑让日本自卫队和美国军队在南海进行巡逻和监视活动。

东京消息:据媒体报道,日本外交学者网站5月1日发表题为《美日在南海联合巡逻?》的文章,作者为该网副主编普拉尚特·帕拉梅斯瓦兰,全文编译如下:

不少媒体和专家认为,从日本政府近期一系列动作判断,日本谋求介入南海事务的意愿越来越强,不排除今后会与美国等在南海开展联合海空巡逻。

  美国和日本官员此前都曾探讨过大致想法。美国第7舰队司令罗伯特·托马斯今年早些时候说,华盛顿将欢迎日本在南海进行空中巡逻。日本防卫大臣中谷元则提出了一个将支持东京参与巡逻活动的理由。但是,最近的探讨似乎更加具体了。

过去几周的媒体报道说,日本和美国正考虑让日本自卫队和美国军队在南海进行巡逻和监视活动。

两次抵近我南沙礼乐滩

  上述设想将符合日本的利益。东京需要南海保持稳定,以便确保日本的进口,而中国的举动“扰乱”了这种稳定,并影响到若干个日本正在与其拉近关系的东南亚国家。

美国和日本官员此前都曾探讨过大致想法。美国第7舰队司令罗伯特·托马斯今年早些时候说,华盛顿将欢迎日本在南海进行空中巡逻。日本防卫大臣中谷元则提出了一个将支持东京参与巡逻活动的理由。但是,最近的探讨似乎更加具体了。

22日,菲律宾和日本海上自卫队开始举行联合军事演习。这是菲律宾与日本进行的第二次联合军演。上月12日,两国在马尼拉湾附近海域举行了首次海上联合军演。

  即便如此,日本仍然必须在想法变成现实前采取若干举措。尽管目前对于东京和华盛顿能够在新的防卫合作方针的指导下采取哪些行动存在很多猜测,但日本官员一直强调说,在允许日本采取上述举动前,必须首先通过恰当的国内立法。日本外务省发言人河村安久告诉记者,日本认为国内立法与防卫合作指针是“2条轨道”,它们需要齐头并进。尽管安倍晋三首相近日在笹川和平财团美国分部第2届年度安全论坛上发表讲话时说南海局势“无须多言”,但他在讲话中重点提到的美日联合行动与帮助美国船只有关,不过其并未过多具体谈这些船的地理位置。

上述设想将符合日本的利益。东京需要南海保持稳定,以便确保日本的进口,而中国的举动“扰乱”了这种稳定,并影响到若干个日本正在与其拉近关系的东南亚国家。

23日,日本一架P-3C反潜机和一架菲律宾军机抵近我南沙礼乐滩附近,开展飞行活动。共同社说,这是“自卫队部队首次在靠近中国推进填海造地的南沙群岛的区域展开活动。”日方官员向媒体介绍,这架P-3C反潜机搭载13名日本海上自卫队成员和3名菲律宾军事人员,从菲律宾巴拉望岛向西飞行100公里,“模拟搜索一艘失踪的船只”。菲律宾海军官员说,菲军派出一架小型巡逻机伴飞。

  能力是另一个挑战。正如日本防卫省一位资深官员所说,自卫队在日本领土巡逻就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把巡逻活动扩展到南海同样会引起人们对设备与人员是否充足的质疑。

即便如此,日本仍然必须在想法变成现实前采取若干举措。尽管目前对于东京和华盛顿能够在新的防卫合作方针的指导下采取哪些行动存在很多猜测,但日本官员一直强调说,在允许日本采取上述举动前,必须首先通过恰当的国内立法。日本外务省发言人河村安久告诉记者,日本认为国内立法与防卫合作指针是“2条轨道”,它们需要齐头并进。尽管安倍晋三首相近日在笹川和平财团美国分部第2届年度安全论坛上发表讲话时说南海局势“无须多言”,但他在讲话中重点提到的美日联合行动与帮助美国船只有关,不过其并未过多具体谈这些船的地理位置。

24日,日本P-3C反潜机故伎重演,再次抵近我南沙礼乐滩附近。法新社报道,日本P-3C反潜机和菲律宾海军一架巡逻机从巴拉望岛起飞,向西北飞行50海里(约92.6公里),进行“搜救演习”。报道称,这一飞行线路朝向中国南沙礼乐滩,但相关官员拒绝透露是否飞机是否飞越了这一地区。

  有关这些巡逻活动将如何展开的细节同样可能引发额外的质疑。比如,美国军方一位消息人士对路透社记者说,日本可能会要求以赈灾训练和其他联合训练演习的形式使用菲律宾的空军基地,这样一来就能扩大日本军机的航程,从而延长巡逻时间。但是眼下,马尼拉和东京之间并不存在相关协议。

能力是另一个挑战。正如日本防卫省一位资深官员所说,自卫队在日本领土巡逻就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把巡逻活动扩展到南海同样会引起人们对设备与人员是否充足的质疑。

虽然日菲两国官员都强调双方不是在进行联合军演,而是在训练“搜救”,但媒体注意到,实际上,P-3C反潜机除用于海上巡逻和救灾外,还是日本进行反潜和空中侦察的主力。从理论上说,日本可以通过P-3C反潜机协助美国,窥探中国海军在南海的行动。因此,日菲此次演习针对中国的意味非常明显。

  当然,和南海上的其他许多事情一样,这些问题也有可能在不远的将来发生改变。但目前看来,在把美日南海联合巡逻这一设想付诸实践之前,似乎仍有待采取几个步骤。

有关这些巡逻活动将如何展开的细节同样可能引发额外的质疑。比如,美国军方一位消息人士对路透社记者说,日本可能会要求以赈灾训练和其他联合训练演习的形式使用菲律宾的空军基地,这样一来就能扩大日本军机的航程,从而延长巡逻时间。但是眼下,马尼拉和东京之间并不存在相关协议。

共同社援引日本海上自卫队一名官员的话报道称,本来两国举行联合军事演习“更为理想”,但双方部队在装备和能力上存在差距,“效率低,而且中国可能会有超出预期的强烈反对”。

当然,和南海上的其他许多事情一样,这些问题也有可能在不远的将来发生改变。但目前看来,在把美日南海联合巡逻这一设想付诸实践之前,似乎仍有待采取几个步骤。

此外,有自卫队官员声称,此次训练将推进美国所期待的自卫队赴南海巡逻,若把训练中使用的遇险船只替换为中国船只,“就成了警戒监视活动”。

要在南海联合巡逻?

对于日菲军演,菲律宾中文媒体《世界日报》24日发表社论称,“日本的目的昭然若揭,由于同中国在东海发生领土争执,加以看到中国在南海填海造陆,担心中国坐大,因此以日菲联合军演为由,企图把势力伸进南海和东南亚地区,煽风点火,制造麻烦,不让中国顺利进行岛礁建设,这是日方的算盘。”

社论指出,“不可否认,由于最近进行的这两场军事演习,使本来已经成为热点的南海局势进一步升温,P-3C侦察机进入南海,并对中方进行挑衅,留下一定的隐忧。一而再,再而三,相信日本对南海的兴趣越来越大,今后还会以种种理由再到南海与菲美举行联合军演。南海的局势,今后可能又将波涛汹涌,难以风平浪静。”

中国南海研究院海洋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康霖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在近期南海局势升温的背后,日本因素不容忽视。日本日前表态要与菲律宾加强防务合作,向菲律宾提供军事装备,并展开军事交流。

他认为,日本和中国在东海存在领土争议,介入南海事务,从某种角度上说,可以为日本在东海问题上与中国周旋增加筹码。

东京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的安全问题专家道下德成则预测,在今后几年,日本可能将与“美国丶澳大利亚丶菲律宾和其他国家”在南海联合展开监视和侦察行动。

不少媒体和专家注意到,日本安倍政府近来采取了一系列举动,以实现可能在南海联合巡逻的目标。

首先,安倍政府正在积极推动国会通过新安保法案,以扩大自卫队海内外军事活动。在回答反对派议员提问时,日本防务大臣中谷元说,根据新安保法案,日本自卫队在某些特定情况下,可能在南海巡逻。

其次,争取到美国方面的支持。本月12日,美军太平洋司令哈里斯在东京都会见日本媒体,对日本海上自卫队赴南海参与巡逻表示“欢迎”和强烈期待。他还积极评价海上自卫队P-3C反潜巡逻机的作战能力,强调其“非常适合”巡逻活动。

哈里斯称“南海是公海,不是领海,欢迎日本参与行动”,明确表示希望自卫队基于新《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发挥辅助作用。

再次,日本政府试图搅乱国际舆论,在诸多场合炒作南海问题,渲染南海局势紧张,影射和指责中国,对中国南海岛礁建设妄加指责。

谴责日本蓄意插手南海

就日本军方巡逻机23日在南海飞行一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当天在例行记者会上说,希望有关方面不要人为地故意渲染甚至制造本地区的所谓紧张,希望有关方面的互动能够切实有助于本地区的和平与稳定,而不是做相反的事情。

对于日本近期在南海问题上的举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本月12日表示,中方对日方有关消极动向表示严重关切和愤慨,已多次向日方提出严正交涉。

洪磊说,日本不是南海问题当事国,近期的表现很不正常,蓄意插手南海问题,挑动地区国家间的矛盾,恶意制造南海局势紧张。

他指出,日方举动无助于南海争议解决,不利于南海和平稳定,也严重损害中日政治安全互信,与中日关系改善势头背道而驰。我们再次敦促日方恪守在南海争议问题上不持立场的承诺,立即停止炒作南海问题和对中方的无理指责,不要因一己私利挑动各方矛盾,以实际行动维护中日关系改善势头,尊重中国与东盟国家维护南海和平稳定的努力。(张伟
杨天沐)(新华社特稿)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