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习近平主席要在莫斯科红场检阅中国人民解放军方队?没错,“红场”上的“橄榄绿”这几天最吸引眼球了。

图片 1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柔曼的轻纱。喀秋莎站在峻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5月4日夜,莫斯科红场,参加胜利日阅兵夜间彩排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仪仗队官兵伴着军乐高唱苏联歌曲《喀秋莎》,正步踏过红场的青石路。

  钢铁意志,要让国旗高高飘扬

资料图: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仪仗队

那一刻,俄罗斯观众沸腾了。欢呼,喝彩,随着节奏拍手,伴着旋律哼唱。不少人举着手机拍摄,有人追随他们直至彩排结束。聚光灯下,五星红旗指引的中国军人是耀眼的明星。

  莫斯科红场的地面远不如天安门广场那样平坦,不但上下起伏,而且还保留了石块砌成的旧时风貌。这样的地面能够经受坦克、装甲车等重型装备驶过,但对仪仗队来说却是一大考验。人民日报记者在夜间阅兵彩排时看到,哪怕是已经走出摄像机视野,中国仪仗队的步伐仍然一如既往地铿锵有力、整齐划一。

中国陆海空三军仪仗队首次赴俄罗斯参加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的消息让中俄两国民众翘首以待。5月6日,俄方在中央军事博物馆为前来参加阅兵的外军方队颁发“1941—1945年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勋章”,期待多日的民众得以一睹我军仪仗队风采。
仪仗队大队长李本涛告诉本报记者,中国仪仗队这次海外亮相有很多看点:仪仗队员平均身高1.88米,陆海空三个分队指挥官首次并列行进,首次采用8×12的长条队形。此外,这还是一场新式礼服大展示。李本涛说,就这次阅兵训练来看,中国官兵的队列、精气神、自信度和其他各方面素质都出类拔萃。在博物馆门前等待仪式开始的时候,身穿橄榄绿色军装的中国军人在几秒钟内化作一堵纹丝不动的“铁壁铜墙”,旁边经过的行人禁不住驻足观望、啧啧称赞。
令俄罗斯同行吃惊的是,中国方队不仅军姿过人,而且“唱功”也了得。彩排时用俄语高唱名曲《喀秋莎》穿越红场之后,中国方队可谓“一鸣惊人”。仪仗队国旗手张洪杰说,能在俄罗斯土地上唱响两国人民都熟悉的俄罗斯民歌,感到十分自豪。中国军队第一次在阿拉比诺训练场唱起《喀秋莎》的时候,旁边的52个受阅方队全都震惊了,随即报以热烈的掌声,接着便一起唱了起来。让张洪杰感到意外的是,这些并未经历过二战的年轻人唱着唱着都掉下了眼泪。被这种热烈的气氛所感染,中国士兵们的眼睛也湿润了。
俄方对中国战友的光临格外重视,专门安排中国官兵住在莫斯科郊区环境优美的马尔菲诺疗养所。训练间隙常常有俄军士兵走过来打着手势要求合影。“虽然语言不通,但能够体会到俄中两军之间的深厚友谊”,一位俄军官告诉记者。
李本涛认为,中国仪仗队高擎五星红旗在红场上接受中俄等国领导人和民众的检阅,将彰显我军威武之师、和平之师的形象以及中俄捍卫历史、保卫和平的决心。
中国军人铁打军姿的背后是铁打的意志。据介绍,从中国方队的住宿地点到郊区训练场乘车需要两个小时,战士们需要早晨3点半左右起床,4点出发,饮食也没有规律。战士们下飞机之后,仅仅用了一天时间倒时差,第二天就投入了适应性训练。作息骤然打乱、水土不服、饮食习惯迥异都是不可避免的问题,但每位战士都选择默默克服困难,没有提出任何要求或抱怨。
中国官兵们更关心能否胜利完成任务。与平坦宽阔的天安门广场不同,莫斯科红场的地面不但起伏不平,而且还保留了石块砌成的旧时风貌。这样的地面能够承受坦克和装甲车等重型装备的行驶,但对仪仗队来说却是一大考验。另外,中国仪仗队的动作标准与俄罗斯军队非常不同,俄军讲究高抬膝、大跨步,每步80厘米,而中国仪仗队的步伐是每步75厘米。在这种情况下,要与俄罗斯军队用同样多的时间通过红场并非易事。然而,记者在夜间阅兵彩排上看到,哪怕是已经走出摄像机视野,中国仪仗队的步伐仍是一如既往地铿锵有力、整齐划一。对此,李本涛感慨地说,不管道路多么坎坷不平,中国军队都有能力、有信心胜利完成任务。
采访结束时,仪仗队战士郎需杰向记者透露,自己会唱的俄语歌可不止一首《喀秋莎》,到5月9日正式阅兵那天,中国仪仗队还会给俄罗斯民众带来新的惊喜。

图片 2

  仪仗队大队长李本涛感慨地说,从这里可以看出,不管道路多么坎坷不平,中国军队都有能力、有信心胜利完成任务。

5月7日,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仪仗队在彩排中列队行进。当日,俄罗斯在首都莫斯科的红场举行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红场阅兵式总彩排。

  中国仪仗队的动作标准与俄罗斯军队也非常不同。俄军讲究高抬膝、大跨步,每步80厘米,而中国仪仗队的规定是每步75厘米。在这种情况下,要与俄罗斯军队用同样多的时间通过红场绝非易事。然而,中国仪仗队正在刻苦训练,解决这“最后的5厘米”。

4月25日,解放军三军仪仗队112名官兵抵达莫斯科,为参加红场阅兵进行准备训练。5月7日的日间彩排是他们参加的第六次彩排。

  彩排以外的其他时间,中国方队在郊区训练。从住宿地点到郊区,乘车需要2个小时。战士们早晨3点半起床,4点出发,什么时候能吃上饭完全没准。战士们下飞机之后,仅用了一天时间来调整时差,第二天就投入了适应性训练。作息骤然打乱、水土不服、饮食习惯迥异都是问题,但每位战士都默默克服困难,自始至终没有任何抱怨。

三军仪仗队大队长李本涛一直记得靶场的第一次彩排合练。当中国军人用俄语唱起《喀秋莎》,以铿锵演绎柔情,52个俄罗斯阅兵方队齐声喝彩,有人边听边掉泪,有人加入合唱。

  动如脱兔,几秒钟内形成“铁壁铜墙”

那是对战火中为国献身先辈的深沉追念,更是一种超越民族和国家的深情大爱。那一刻,李本涛热血沸腾,眼眶湿润。

  中国陆海空三军仪仗队赴俄罗斯参加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仪仗队官兵还没到达莫斯科,俄罗斯媒体就不断打探中国官兵的下榻之处,准备先睹为快。

护旗手张洪杰告诉新华社记者,这首俄语歌中国军人唱得不容易。不懂俄语,就用汉语标注。学歌用了一晚上,练歌用了一星期。可站在靶场上开喉放歌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付出的一切都值得。

  但是由于此次阅兵规模大、规格高,直到5月6日俄方在中央军事博物馆为参加阅兵的外军方队颁发“1941—1945年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勋章”时,翘首以待的俄罗斯百姓才一睹中国军人的风采。

李本涛记得,小时候常听大人们唱起《喀秋莎》,家里也有不少老人参加过战争。这一次,作为中国军人代表,在莫斯科唱起这首在中俄两国传唱几代人的歌曲,李本涛格外珍惜这份荣光。

  仪仗队大队长李本涛告诉人民日报记者,中国仪仗队这次海外亮相有很多看点:仪仗队队员平均身高1.88米,陆海空三个分队指挥官首次并列行进,首次采用8×12的长条队形。此外,这还是一场新式礼服大展示。在阅兵训练期间,中国官兵的队列、精气神、自信度和其他各方面素质都出类拔萃。在博物馆门前等待仪式开始的时候,从大巴车上下来的中国军人在几秒钟内便列队整齐,化成一堵纹丝不动的“铁壁铜墙”,旁边经过的行人不由得驻足观望,啧啧称赞。

“我参加过很多任务,但这次意义特殊,非常重大,”李本涛说,他要再次为中国军人争光。

  文武俱佳,不仅会唱《喀秋莎》

这两天,朋友圈、社交媒体、视频分享网站常被同一条新闻刷屏:红场阅兵彩排,中国军人的正步。

  令俄罗斯同行吃惊的是,中国方队不仅军姿过人,而且“唱功”了得。彩排时用俄语高唱《喀秋莎》穿越红场,中国方队“一鸣惊人”。仪仗队国旗手张洪杰说,在俄罗斯土地上唱起两国人民都熟悉的俄罗斯民歌,他感到十分自豪。

每次彩排结束,总有新一波视频来袭,“兵哥哥的大长腿”立即引来众人围观留言。有人说,中国军人“又萌又帅又可爱”。有人说,“我们中国军人棒棒的”。

  《喀秋莎》创作于1939年,这首歌对于苏联卫国战争的意义非比寻常。唱响动听的音乐来回味那场正义的战争,这也是其他52个受阅方队感动的理由,他们随即报以热烈的掌声,接着便一起唱了起来。让张洪杰意外的是,这些并未经历过二战的年轻人唱着唱着都掉下了眼泪,而中国士兵们也一个个湿润了眼眶。

中国军人的挺拔英姿、标准正步、强大气场,确实让人一见倾心。排在10个外国方阵之首的中国仪仗兵队列,战士平均身高1.88米,个个都是帅小伙。不论军姿跨立还是正步前踢,那份自信、刚毅和精气神,都是中国军人形象的最佳诠释。

  不过,仪仗队战士郎需杰向人民日报记者透露,自己会唱的俄语歌可不止一首《喀秋莎》,到5月9日正式阅兵那天,仪仗队还会给红场带来新的惊喜。

一向“高冷”“傲娇”的俄罗斯红星电视台、24小时新闻频道等本地媒体也罕见地把镜头对准第一次亮相、颇有神秘感的中国仪仗队。

  友谊深厚,我们是共抗法西斯的“老战友”

站在中国方阵最前方的护旗手张洪杰也许是摄影师镜头里出现最多的中国军人。他担任过1999年和2009年两次国庆阅兵的仪仗队护旗手,如今又引领中国方阵在红场受阅。

  俄方对中国方队的光临格外重视。此次阅兵,白俄罗斯、印度、蒙古国等其他9个国家也派兵参加,但都只有70人左右,中国则多达112人,是人数最多的外国方队。俄方专门安排中国官兵住在郊区环境优美的马尔菲诺疗养所。中国方队训练间隙,常常有俄军士兵走过来打着手势要求合影。“虽然语言不通,但我能够体会到俄中两军之间的深厚友谊”,一位俄罗斯军官说。

在他眼里,扛着五星红旗是荣耀更是任务。“现在还没有最终完成任务,因此我感到有一份责任在身,”他说。

  俄方军官代表对中国军队前来共同庆祝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深表感激,认为这是二战中并肩作战的“老战友重聚首”。

5月7日,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仪仗队在彩排中列队行进。当日,俄罗斯在首都莫斯科的红场举行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红场阅兵式总彩排。
新华社记者 戴天放 摄

  颁发勋章仪式上还有两位美丽的俄罗斯女兵协助翻译。其中一位叫柳德米拉,是俄罗斯军事大学汉语专业的学生。翻译任务对只学了3年汉语的柳德米拉来说并不轻松,但有机会为中国军队当翻译,她表示非常荣幸。

细心的观众发现,中国方阵在队形编排、步态步速上与俄罗斯受阅方阵和其他受邀外国方阵皆有不同。

李本涛告诉新华社记者,正式参加受阅的102名官兵中,3名旗组成员护卫五星红旗,3名指挥分队长成一列行进。其余96名官兵编成8乘12的“长条”队列,陆海空各成4列,以适应红场的狭长行进路线。

中国仪仗队的步伐每分钟116步,每步75公分,这和俄罗斯军人高抬膝、大跨步、每步80公分的大正步有所不同,却显得更为紧凑齐整,富有韵律。

由于排练时间不规律,仪仗队的官兵有时凌晨3时起床,4时出发前往靶场,作息完全打乱。不过,不少战士告诉记者,训练强度其实没有国内大,适应环境也没那么难。

这是三军仪仗队第五次走出国门,中国方阵总领队是徐洪生少将。将军带队,规格之高可见一斑。徐洪生说,为了这场阅兵,仪仗队在国内训练半年,做足准备。这一次,中国军人要以“过硬的战斗作风和训练素质”为国争光。

在莫斯科的10几天,中国军人感受到俄方持续的善意和友好。高规格的接待,舒适的住宿,细致的后勤保障,兄弟哥们一样的相处和互换礼物。除了俄餐还需适应,友军的热情让中国官兵感到暖意。

张洪杰曾随三军仪仗队前往墨西哥、意大利参加庆典和阅兵。这一次的阅兵任务让他格外触动。他说,虽然肤色、语言、服装不同,但各国军人都是好战友,“希望和平能永远继续下去”。

徐洪生说,三军仪仗队赴俄参加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是根据习近平主席的亲自安排、代表中国军队的一次光荣使命,有助加深中俄两军友好交流,增进两军团结和感情。

5月9日,中国方阵将在红场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首秀”,与各国军人一道,重温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致敬逝者和老兵,展现中国军人守护世界和平的信心和决心。

期待他们在世界面前的惊艳亮相。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