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4

图片 1 资料图:坚守坑道的志愿军部队夜晚派出小分队袭击敌人

图片 2

这诗打油味浓了点,不过倒是真实写照。

图片 3 资料图:“新华社报道方形山争夺战”

资料图:坚守坑道的志愿军部队夜晚派出小分队袭击敌人。由于美军火力强还有空中优势,我志愿军需要靠敌前潜伏与敌人拉近距离发动突袭才能有效作战,而潜伏的过程相当不易。

这么有名的白马山之战,是如何的景象呢?
这是韩国军队历史上的第一位四星上将白善烨,为这次战斗而作的赞诗。

图片 4 资料图:战役前60军指战员反复进行沙盘推演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关于黄继光、邱少云的英雄事迹,以及所谓人体生理极限的讨论都非常热火。就以邱少云的事迹来说,几乎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在烈火焚身上,关于志愿军为什么要采取潜伏,又是如何潜伏的,却很少有人谈起。笔者就来聊聊志愿军的敌前潜伏战术。

这场战斗发生在1952年秋季,朝鲜战争正是打打谈谈的阵地战中期阶段。

图片 5 资料图:60军军长张祖谅

为什么要敌前潜伏

白马山,位于朝鲜中部战线要点铁原西北10公里的药山洞地区,从西北走向东南,长约3公里,由一群以394.8高地为主的山岭组成,其山顶为树林覆盖,山南侧有一条河流名为驿谷川。这一地区的主要高地是394.8高地和281.2高地,美国人喜欢四舍五入,便称其为395高地和281高地。其中的394.8高地状如卧马,故称之为“白马山”,韩军战史上称为“白马高地”。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关于黄继光、邱少云的英雄事迹,以及所谓人体生理极限的讨论都非常热火。就以邱少云的事迹来说,几乎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在烈火焚身上,关于志愿军为什么要采取潜伏,又是如何潜伏的,却很少有人谈起。笔者就来聊聊志愿军的敌前潜伏战术。

几十人、几百人甚至上千人悄无声息地在敌人眼皮底下整整潜伏一个白天,只要有一个人暴露,那么这潜伏的几十几百人就很可能在转眼间被敌人的炮火所消灭,这个道理实在太简单了,为什么志愿军还要采取这种极具风险的战术呢?

白马山以东是一望无际的铁原平原,南面是经高台山和宝盖岭通往汉城的联合国军主要补给线,直达着名的“铁三角”底端小城铁原,也是联合国军的重要兵站基地。如果丢掉白马山,联合国军在驿谷川以北便无险可守,只好后撤到驿谷川以南的另一个高地上,铁原以西一带的交通线将受到中国军队严重威胁,铁原坚守起来也变得困难,对联合国军防线稳定非常不利。

  为什么要敌前潜伏

在抗美援朝第一阶段的运动战期间,在志愿军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宁攻三个山头,不守一个钟头。”这反映出志愿军部队都宁愿进攻,而不愿意防守。因为防御时要承受美军飞机大炮的猛烈轰击,在火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确实非常艰难;进攻时只要冲锋果断,美军炮火往往来不及反应,就已经冲上阵地和美军短兵相接了。而且进攻作战只要成功,就会有不小缴获,防御作战就算守住阵地,也少有缴获,完全是赔本买卖。所以才有了这样的话。

守卫白马山地区的是韩军第9师,归美第9军节制。该师曾在1951年春季的第五次战役中被志愿军第20军打得落花流水,全师1万余人只剩1300余人。不过,经过美军的训练整顿,加上韩军的后备编练补充体制,韩9师兵员素质大为改善,训练水平提高很快,战斗力已是今非昔比。

  几十人、几百人甚至上千人悄无声息地在敌人眼皮底下整整潜伏一个白天,只要有一个人暴露,那么这潜伏的几十几百人就很可能在转眼间被敌人的炮火所消灭,这个道理实在太简单了,为什么志愿军还要采取这种极具风险的战术呢?

但是到抗美援朝战争进入阵地战阶段后,情况就不同了。以上甘岭战役为代表,志愿军全面采用坑道防御战术,加上炮兵力量的增长,已经可以有效组织防御。而在进攻方面,双方的防线都相对稳定下来,防御阵地的构筑越来越坚固,志愿军要想在美军巨大的火力优势下攻下阵地,也就越来越困难。

韩9师下辖步兵第28、29、30团,全师约1.2万人,时任师长为金钟五少将。所辖主要支援火力有第30榴弹炮营和第9重迫击炮连。

  在抗美援朝第一阶段的运动战期间,在志愿军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宁攻三个山头,不守一个钟头。”这反映出志愿军部队都宁愿进攻,而不愿意防守。因为防御时要承受美军飞机大炮的猛烈轰击,在火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确实非常艰难;进攻时只要冲锋果断,美军炮火往往来不及反应,就已经冲上阵地和美军短兵相接了。而且进攻作战只要成功,就会有不小缴获,防御作战就算守住阵地,也少有缴获,完全是赔本买卖。所以才有了这样的话。

特别是如果阵地前是开阔地,它基本就是被美军火力全覆盖的死亡地带,几百米的开阔地,一个连冲过去,最后就只剩下一个班都是常有的事情。比如上甘岭战役中,在通过美军炮火封锁下的一千多米开阔地时,1个一百来人的连队就伤亡了72人!

在兵力部署上,以第30团1营守卫394.8高地,以配属作战的法国营1个加强连守卫281.2高地。在阵地构筑上,于394.8高地上构筑了多层坚固的防御工事,在281.2高地筑有坑道和钢筋水泥地堡群,前沿还敷设有雷区、障碍物和铁丝网。在一年前的1951年秋季,志愿军第42军126师曾与韩9师争夺过白马山阵地。结果在美韩军的优势火力阻击下,第42军126师投入攻击的主力团第376团遭到挫败,不仅没能夺取敌阵地,付出伤亡423人的代价却仅歼敌30余人,打了一个窝囊仗。由于有了如此胜绩,韩9师认为白马山是“钢铁阵地”。

  但是到抗美援朝战争进入阵地战阶段后,情况就不同了。以上甘岭战役为代表,志愿军全面采用坑道防御战术,加上炮兵力量的增长,已经可以有效组织防御。而在进攻方面,双方的防线都相对稳定下来,防御阵地的构筑越来越坚固,志愿军要想在美军巨大的火力优势下攻下阵地,也就越来越困难。

另外,美军当时掌握着战场制空权,所以志愿军很少在白天主动进行作战,进攻基本都是在晚上。如果两军阵地之间距离较大,从天黑后开始进入进攻出发阵地,再发起攻击,就算比较顺利,拿下阵地也要凌晨时分了,还来不及巩固阵地就已经天亮了,天一亮美军就会在优势火力下反攻,便很难顶得住,得而复失也就在所难免。

1952年9月上旬,志愿军在一线担任防御的第12、39、68军面临换防休整。考虑到这3个军有的师还缺乏与敌人交手的防御作战经验,加上其他各军也需要锻炼,志愿军代司令员邓华、副司令员杨得志和中朝联合司令部副政委朴一禹等人便致电中共中央军委,建议以第12、39、68军为重点,其他一线各军加以配合,各选择防线上的几个敌目标实施连续的战术反击,求得歼灭一部分敌人,并在与敌反复争夺中大量杀伤敌人。毛泽东及中央军委很快回电同意。邓华、杨得志、朴一禹等人随即进行部署,统一指挥一线的志愿军第12、39、68、38、40、65军和朝鲜人民军第1、3军团,各选目标于9月18日向联合国军防线进行了从营到班级的战术性反击。

  特别是如果阵地前是开阔地,它基本就是被美军火力全覆盖的死亡地带,几百米的开阔地,一个连冲过去,最后就只剩下一个班都是常有的事情。比如上甘岭战役中,在通过美军炮火封锁下的一千多米开阔地时,1个一百来人的连队就伤亡了72人!

这样一来,进攻战反而变得比防御战更困难。进攻具有大量坚固永备工事的筑垒地域,就成为志愿军在阵地战阶段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这个问题的核心,就是如何解决在接敌运动中减少敌军火力杀伤。志愿军这才想出了剑走偏锋的敌前潜伏的险招。因为敌前潜伏虽然风险比较大,但既可以避开美军的火力封锁,又可以节约战斗时间,还是利大于弊。这也是当时战场情况发展的必然选择。

至10月5日第一阶段作战结束,共向敌18个目标反击19次,全部攻占敌阵地,以伤亡2000余人的代价歼敌9000余人,后巩固占领了联合国军的6处阵地。

  另外,美军当时掌握着战场制空权,所以志愿军很少在白天主动进行作战,进攻基本都是在晚上。如果两军阵地之间距离较大,从天黑后开始进入进攻出发阵地,再发起攻击,就算比较顺利,拿下阵地也要凌晨时分了,还来不及巩固阵地就已经天亮了,天一亮美军就会在优势火力下反攻,便很难顶得住,得而复失也就在所难免。

1953年5月,为了夺取北汉江东岸韩军据守的方形山阵地,志愿军第60军第180师集中第541、第539团各2个连约400人组成进攻分队,在前一天夜里进入敌阵地侧后树林里潜伏,整整一个白天,虽被敌人冷炮打伤数人,但始终未被敌军发觉。当天晚上战斗开始后志愿军炮兵5分钟炮火突袭,潜伏分队紧接着发起攻击,仅用14分钟就突入阵地并将守军一个营全部消灭,随后又打退了敌人50多次反扑,最终巩固住了方形山阵地。这一战斗是阵地战阶段开始以来,志愿军首次攻占敌军一个营防守的阵地,也是第一次运用潜伏战术的成功战例。

10月6日,第二阶段战术反击开始,志愿军第15军也加入战斗,同时向联合国军2个营以下兵力防守的23处阵地进行反击。结果攻占21处敌阵地,而失利的两处全在第38军,其中就有白马山。

  这样一来,进攻战反而变得比防御战更困难。进攻具有大量坚固永备工事的筑垒地域,就成为志愿军在阵地战阶段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这个问题的核心,就是如何解决在接敌运动中减少敌军火力杀伤。志愿军这才想出了剑走偏锋的敌前潜伏的险招。因为敌前潜伏虽然风险比较大,但既可以避开美军的火力封锁,又可以节约战斗时间,还是利大于弊。这也是当时战场情况发展的必然选择。

图片 6

第38军当时已调归王近山指挥的志愿军第三兵团管辖,协同第15军防守从白马山至西方山方向的平原谷地。第38军下辖步兵第112、113、114师,全军共4万余人。该军是第一批入朝作战部队,历经第一至四次战役,特别是在第二次战役打出了“万岁军”的赫赫威名,至今也是解放军中好的重装集团军。

  1953年5月,为了夺取北汉江东岸韩军据守的方形山阵地,志愿军第60军第180师(也就是在第五次战役中损失最大的部队)集中第541、第539团各2个连约400人组成进攻分队,在前一天夜里进入敌阵地侧后树林里潜伏,整整一个白天,虽被敌人冷炮打伤数人,但始终未被敌军发觉。当天晚上战斗开始后志愿军炮兵5分钟炮火突袭,潜伏分队紧接着发起攻击,仅用14分钟就突入阵地并将守军一个营全部消灭,随后又打退了敌人50多次反扑,最终巩固住了方形山阵地。这一战斗是阵地战阶段开始以来,志愿军首次攻占敌军一个营防守的阵地,也是第一次运用潜伏战术的成功战例。

战役前60军指战员反复进行沙盘推演

第38军原军长梁兴初此时已调任为西海岸指挥所副司令员,由副军长江拥辉接任了军长职务。第38军在第四次战役后奉命撤到朝鲜北部,一边休整一边担任西海岸的防御任务。其间全军换装了苏式装备,火力大大加强,和刚入朝时的日式装备相比已是另一番天地。

  潜伏可不是那么简单

图片 7

1952年5月,第38军与第42军换防,重返朝鲜中部战线担任守备任务。为了保障战术反击成功,第38军于战前加强了炮兵和坦克力量,参战的各种口径火炮有182门、坦克17辆,还有59门高炮和122挺高射机枪担任对空作战。

  潜伏战术说说很容易,但实际操作起来,可绝不是悄悄地往那一趴这么简单。毕竟潜伏战术风险极大,稍有不慎,那就是满盘皆输。所以志愿军在采用潜伏战术时,前期准备工作也是非常充分的。

指战员们摆沙盘研究战斗动作

对于第二阶段战术反击,军长江拥辉决定:以第114师340团进攻394.8高地,支援火力有各种火炮120门、坦克8辆;第113师339团进攻281.2高地,支援火力有15个炮兵连60余门火炮。拥有如此火力支援的进攻作战,对于第38军来说还是头一回。

  首先,对于潜伏地点的选择。不是每个阵地都适合潜伏,所以要根据进攻目标的阵地大小,守军多少,地形怎样,进行综合考虑,最后才确定潜伏的地点。这是潜伏战术的第一步,必须非常谨慎。

图片 8

就在进攻发起之前,却出了问题。10月3日,主攻白马山的第114师340团所属3营7连文化教员谷中蛟反水,向韩9师泄露了第38军的进攻企图。当时韩9师正准备举行全师运动会,毫无作战准备。谷中蛟交代的内容很详细,包括第38军的部队组织及兵力构成、武器装备、集结位置、通信联络、作战意图、后勤保障、训练情况、密码代号等。金钟五得到谷中蛟的口供后,非常重视,立即全师命令停止运动会转入战斗状态,第30团3营迅速进入394.8高地与1营协防,第29团准备在主抵抗线后进行接应,预备队第28团完成出动准备,同时开始调集炮兵增强火力。这时,美第8集团军的无线电监听机构也破译了中方的信息,获得了第38军在战前的集结、战斗发起的准确日期和第一波攻击的具体时间等重要情报。据此,美第9军受命调整部署,对韩9师进行火力支援。先后将韩军炮兵第8师所属炮兵第51营、第52营、第50营及韩军第53坦克连调归支援韩9师,并命令美军第213野战炮兵营、第955野战炮兵营、第937炮兵营、第424重炮营、第2化学迫击炮营、第2火箭炮连以及第140高射炮兵营准备以火力覆盖和支持白马山方向。美坦克第73营、坦克第140营各一个连封锁白马山下方谷地,同时坦克第73营主力也从铁原向白马山驰援。

  其次,潜伏分队的挑选和动员。潜伏分队的规模主要根据攻击目标的情况来定,既要保证有一定的兵力优势,又不能太大,潜伏兵力大了,暴露的可能也就自然相应增大。所以潜伏分队规模也是要仔细考量的。至于潜伏分队的人员,必须精挑细选,一定要有高度的思想觉悟,还要有过硬的单兵素质以及实战经验。潜伏人员选好后,都会进行思想动员,使每个人都明确潜伏的意义,特别是把潜伏纪律牢牢地记在心中,树立宁可牺牲个人也要确保大局的思想。正是因为思想动员到位,才使所有的潜伏分队人员都有高度的大局观念和牺牲精神,在众多的潜伏战例中,像邱少云那样受伤之后坚持不动的英雄战士也不是一个两个。

“新华社报道方形山争夺战”

韩9师师属炮兵群及美军支援炮兵群很快完成了对白马山北侧前哨阵地前方实施弹幕射击及对志愿军第114师进攻部队集结地进行火力突袭的计划和准备,标定好了火力打击诸元。韩9师全师则投入了紧张的战前准备,大规模加固白马山的工事,增筑掩体和设置地雷、障碍,挖深交通沟,并在前沿增设雷区、铁丝网,深埋通信线路,补充补给品和饮水,以保证能够坚持战斗一周以上时间。天黑后,使用探照灯并大量发射照明弹照亮白马山地区,并配备一架照明飞机准备随时提供必要的更大程度的照明。

  然后,就要进行针对性训练,重点是要解决在潜伏中可能出现的问题,比如吃喝拉撒,比如咳嗽打喷嚏,比如蚊叮虫咬,还有怎样保证在潜伏状态下的通信联系,以及如何应付敌军可能的侦察或是冷炮。其中敌军的侦察活动是最有威胁的,所以潜伏分队进入潜伏地点后,后方的观察哨就严密监视敌军阵地动静,一旦发现敌军人员可能进入潜伏地点,就立即以冷枪冷炮射击迫使敌军人员退回工事,保证潜伏分队安全。至于敌军的冷炮,就只能靠潜伏分队自己了,即使出现了伤亡,也都必须遵守铁一样的潜伏纪律,不能有丝毫暴露。

潜伏可不是那么简单

为保障韩9师的防御,美9军增调韩军第51团配属韩9师,以加强步兵兵力。第8集团军预备队美3师也前调至铁原以南几公里处集结,随时准备增援韩9师。

  战斗开始前,通常会选择与潜伏地点地形接近的地方,来让潜伏分队进行潜伏演练,还要专门组织观察哨进行观察,如果发现潜伏分队,就要根据暴露的原因进行改进。通过这样最接近于实战的潜伏演练,让潜伏部队真正明确潜伏的要求和技能,掌握潜伏战术。

潜伏战术说说很容易,但实际操作起来,可绝不是悄悄地往那一趴这么简单。毕竟潜伏战术风险极大,稍有不慎,那就是满盘皆输。所以志愿军在采用潜伏战术时,前期准备工作也是非常充分的。

从10月3日起,美远东空军第5航空队出动大批战斗轰炸机,向志愿军后方炮兵阵地实施集中轰炸,以破坏其进攻准备。

  实战中,通常是在进攻前一天夜里进入潜伏地点,要整整潜伏一个白天,通常都会在12小时以上,直到第二天黄昏,天色黑下来之后发起攻击。如果有可能,还会在潜伏地点预先挖掘屯兵洞和坑道,以便于部队潜伏。如果阵地前有雷区,还必须先派出工兵提前悄悄地清除地雷。

首先,对于潜伏地点的选择。不是每个阵地都适合潜伏,所以要根据进攻目标的阵地大小,守军多少,地形怎样,进行综合考虑,最后才确定潜伏的地点。这是潜伏战术的第一步,必须非常谨慎。

就在这种不利的情况下,志愿军司令部的作战命令来了:全线统一于10月6日开始进行战术反击。江拥辉感到敌人已有准备,强行攻击有难度,故几经考虑仍权衡不下。他又相继请示了志愿军司令部和兵团司令部。志愿军司令部要第38军自己决定,第三兵团副司令员王近山当时则不太高兴,说了点难听的话,如坊间传的:“你拿着那么大一把牛刀杀只鸡干吗还哆嗦?!”江拥辉闹了个红脸,后下了决心:按原计划,打!

  只有经过这样充分的前期准备,才会真正开始运用潜伏战术。从1953年6月开始,志愿军的潜伏战术运用越来越娴熟,潜伏分队的规模也从最初的排连规模逐渐发展到营团规模,甚至出现了三千五百人的大潜伏。

其次,潜伏分队的挑选和动员。潜伏分队的规模主要根据攻击目标的情况来定,既要保证有一定的兵力优势,又不能太大,潜伏兵力大了,暴露的可能也就自然相应增大。所以潜伏分队规模也是要仔细考量的。至于潜伏分队的人员,必须精挑细选,一定要有高度的思想觉悟,还要有过硬的单兵素质以及实战经验。潜伏人员选好后,都会进行思想动员,使每个人都明确潜伏的意义,特别是把潜伏纪律牢牢地记在心中,树立宁可牺牲个人也要确保大局的思想。正是因为思想动员到位,才使所有的潜伏分队人员都有高度的大局观念和牺牲精神,在众多的潜伏战例中,像邱少云那样受伤之后坚持不动的英雄战士也不是一个两个。

10月5日夜里,第38军突击部队就进入了敌前潜伏地域。6日整个白天,韩军向中间地带一直打来冷枪冷炮,突击队出现了伤亡,其中包括牺牲了第114师340团2营营长柳万发。然而突击队全体人员严守纪律,伏地不动,没有暴露目标。下午17时30分,天已黄昏,第38军的炮火准备开始。各种类型火炮共120门及8辆坦克一齐向联军阵地轰击,“喀秋莎”火箭炮的尖啸声尤其震撼人心,白马山及山后地域都陷入了火海之中。
经过27分钟炮火准备后,第38军各突击分队发起了进攻。第114师340团6个连又2个排冲向394.8高地,第113师339团3个连又1个排向281.2高地发起进攻。

  最成功的三千人大潜伏

然后,就要进行针对性训练,重点是要解决在潜伏中可能出现的问题,比如吃喝拉撒,比如咳嗽打喷嚏,比如蚊叮虫咬,还有怎样保证在潜伏状态下的通信联系,以及如何应付敌军可能的侦察或是冷炮。其中敌军的侦察活动是最有威胁的,所以潜伏分队进入潜伏地点后,后方的观察哨就严密监视敌军阵地动静,一旦发现敌军人员可能进入潜伏地点,就立即以冷枪冷炮射击迫使敌军人员退回工事,保证潜伏分队安全。至于敌军的冷炮,就只能靠潜伏分队自己了,即使出现了伤亡,也都必须遵守铁一样的潜伏纪律,不能有丝毫暴露。

第38军的炮火虽将白马山阵地前的数道铁丝网和雷区基本摧毁,但因韩军早有准备,严密躲藏,伤亡并不大。而且电话线深埋地下,保证了通信联络的畅通。美军第36探照灯连迅速打开雪亮的探照灯照亮阵地前沿,同时空军出动飞机投下照明弹,炮兵营打出了带着降落伞缓慢下降的大型照明弹,阵地前沿设置照明地雷和汽油桶也不断炸响燃烧,将进攻道路照得亮如白昼。第38军攻击部队立即遭到了美韩军的层层火力拦截,初战便失去了先机。美军和韩军的各炮兵营已在白马山上建立了观察所,及时为炮兵提供射击数据。特别是美军第213野战炮兵营的两个观察所,俯瞰整个白马山前沿,是战斗前沿地带中有效的两个观察所,引导己方炮火猛砸志愿军的冲锋路线。

  那是1953年秋季,60军计划挟夏季反击战役的胜利之势,继续发动秋季反击。这回60军选中的目标是883.7高地、949.2高地和十字架山一线,这块宽20千米,纵深9千米居高临下的山地,可以俯瞰志愿军纵深十几千米范围的阵地,对志愿军威胁极大。所以60军决心拔掉这个“楔子”,只是防守这块阵地的韩军有一个团,志愿军投入进攻的兵力至少要3000人,才能确保在拿下阵地后还能顶住敌军的反击巩固住阵地。

战斗开始前,通常会选择与潜伏地点地形接近的地方,来让潜伏分队进行潜伏演练,还要专门组织观察哨进行观察,如果发现潜伏分队,就要根据暴露的原因进行改进。通过这样最接近于实战的潜伏演练,让潜伏部队真正明确潜伏的要求和技能,掌握潜伏战术。

  在作战会议上,志愿军20兵团代司令员郑维山提出敌我主阵地相距3000米,中间深谷相隔,可以让部队提前隐蔽在敌阵地前沿,第二天天黑后发起冲击,当晚完成攻击战斗,争取四五个小时抢修工事,补充弹药,天亮后就可有效反击敌人反扑。但是潜伏部队至少要3000人,这可不是几十人或几百人的小部队,这个风险实在太大了。所以郑维山话语一落,全场一片寂静。只有60军军长张祖谅也认为敌阵地前沿长满茂密的灌木和野草,具备隐蔽潜伏的有利地形条件;敌所在高地附近有溪流,流水声音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掩盖潜伏的声响;运用炮兵火力对敌实施火力干扰,做好佯动和伪装;同时严明潜伏纪律;最重要的是三千人兵力在敌前潜伏,是从来没有过的,完全可以出敌不意!

实战中,通常是在进攻前一天夜里进入潜伏地点,要整整潜伏一个白天,通常都会在12小时以上,直到第二天黄昏,天色黑下来之后发起攻击。如果有可能,还会在潜伏地点预先挖掘屯兵洞和坑道,以便于部队潜伏。如果阵地前有雷区,还必须先派出工兵提前悄悄地清除地雷。

  根据这个大胆的计划,60军进行了充分的战前准备。

只有经过这样充分的前期准备,才会真正开始运用潜伏战术。从1953年6月开始,志愿军的潜伏战术运用越来越娴熟,潜伏分队的规模也从最初的排连规模逐渐发展到营团规模,甚至出现了三千五百人的大潜伏。

  6月9日19时30分,潜伏部队包括535团团部、542团团部、15个步兵连和4个机炮连,总共3500人陆续出发,于10日凌晨4时前全部进入潜伏地点。5时过后,天就逐渐亮了。天亮后,敌军不时打上几发冷跑,到7时许,已有8名战士被冷炮打伤,好在他们位置比较靠后,按照预定计划,前沿部队派出小分队假装是侦察活动,将伤员运回。

最成功的三千人大潜伏

  但到了下午14时许,敌军的冷炮打中了535团5连战士张保才,他的位置在前方,距离敌军阵地很近,所以根本不能包扎,稍有动作就会被发现。他以高度的牺牲精神和纪律性,坚持一动不动,直到流尽最后一滴鲜血。

那是1953年秋季,60军计划挟夏季反击战役的胜利之势,继续发动秋季反击。这回60军选中的目标是883.7高地、949.2高地和十字架山一线,这块宽20千米,纵深9千米居高临下的山地,可以俯瞰志愿军纵深十几千米范围的阵地,对志愿军威胁极大。所以60军决心拔掉这个“楔子”,只是防守这块阵地的韩军有一个团,志愿军投入进攻的兵力至少要3000人,才能确保在拿下阵地后还能顶住敌军的反击巩固住阵地。

  18时许,敌军冷炮又落到了542团部队的潜伏地点,8连战士苟子清腹部受伤,肠子都流出来了,但他将肠子塞回肚子里,再用毛巾紧紧扎住,仍然坚持继续潜伏。

在作战会议上,志愿军20兵团代司令员郑维山提出敌我主阵地相距3000米,中间深谷相隔,可以让部队提前隐蔽在敌阵地前沿,第二天天黑后发起冲击,当晚完成攻击战斗,争取四五个小时抢修工事,补充弹药,天亮后就可有效反击敌人反扑。但是潜伏部队至少要3000人,这可不是几十人或几百人的小部队,这个风险实在太大了。所以郑维山话语一落,全场一片寂静。只有60军军长张祖谅也认为敌阵地前沿长满茂密的灌木和野草,具备隐蔽潜伏的有利地形条件;敌所在高地附近有溪流,流水声音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掩盖潜伏的声响;运用炮兵火力对敌实施火力干扰,做好佯动和伪装;同时严明潜伏纪律;最重要的是三千人兵力在敌前潜伏,是从来没有过的,完全可以出敌不意!

  6月9日出征誓师大会上,181师542团团长武占魁把签有突击队员的红旗授予8连连长蔡麦田

图片 9

  19时30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佯攻部队540团2连、539团2连、4连开始向949.2高地发起攻击,吸引敌军注意。20时20分,志愿军炮兵316门火炮猛烈开火,经过20分钟的炮击后,潜伏部队不打信号弹不吹冲锋号,突然紧跟着炮兵延伸射击的弹幕发起了冲锋,守军根本没想到志愿军这么快就冲了上来,完全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仅仅15分钟,潜伏部队就突破了敌军防线,50分钟后就将守军韩军第5师27团基本消灭,占领了以三个高地为核心的防御阵地。之后60军又击退了韩军数十次反击,巩固住了新夺占的阵地。此战60军扩展阵地45平方千米,歼敌14800余名。这一战绩在志愿军阵地战阶段,可谓是独一无二的辉煌胜利了。

志愿军20兵团代司令员郑维山

  攻上883.7高地后,志愿军搜歼残敌

图片 10

  三千人的敌前大潜伏,绝对是战争史上的奇迹,但是我们应该看到,志愿军之所以采用潜伏战术,也是在没有制空权,没有炮火优势的情况下的无奈和苦涩的选择。在没有技术装备优势的情况下,几乎是完全是靠着志愿军战士的忠诚、勇敢和牺牲,来换取胜利。

根据这个大胆的计划,60军进行了充分的战前准备。

6月9日19时30分,潜伏部队包括535团团部、542团团部、15个步兵连和4个机炮连,总共3500人陆续出发,于10日凌晨4时前全部进入潜伏地点。5时过后,天就逐渐亮了。天亮后,敌军不时打上几发冷跑,到7时许,已有8名战士被冷炮打伤,好在他们位置比较靠后,按照预定计划,前沿部队派出小分队假装是侦察活动,将伤员运回。

但到了下午14时许,敌军的冷炮打中了535团5连战士张保才,他的位置在前方,距离敌军阵地很近,所以根本不能包扎,稍有动作就会被发现。他以高度的牺牲精神和纪律性,坚持一动不动,直到流尽最后一滴鲜血。

18时许,敌军冷炮又落到了542团部队的潜伏地点,8连战士苟子清腹部受伤,肠子都流出来了,但他将肠子塞回肚子里,再用毛巾紧紧扎住,仍然坚持继续潜伏。

图片 11

6月9日出征誓师大会上,181师542团团长武占魁把签有突击队员的红旗授予8连连长蔡麦田

19时30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佯攻部队540团2连、539团2连、4连开始向949.2高地发起攻击,吸引敌军注意。20时20分,志愿军炮兵316门火炮猛烈开火,经过20分钟的炮击后,潜伏部队不打信号弹不吹冲锋号,突然紧跟着炮兵延伸射击的弹幕发起了冲锋,守军根本没想到志愿军这么快就冲了上来,完全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仅仅15分钟,潜伏部队就突破了敌军防线,50分钟后就将守军韩军第5师27团基本消灭,占领了以三个高地为核心的防御阵地。之后60军又击退了韩军数十次反击,巩固住了新夺占的阵地。此战60军扩展阵地45平方千米,歼敌14800余名。这一战绩在志愿军阵地战阶段,可谓是独一无二的辉煌胜利了。

图片 12

攻上883.7高地后,志愿军搜歼残敌

三千人的敌前大潜伏,绝对是战争史上的奇迹,但是我们应该看到,志愿军之所以采用潜伏战术,也是在没有制空权,没有炮火优势的情况下的无奈和苦涩的选择。在没有技术装备优势的情况下,几乎是完全是靠着志愿军战士的忠诚、勇敢和牺牲,来换取胜利。

图片 13

图片 14

整个战役期间的钢铁运输线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